在“林家大院”栽花种草的日子

 北京快三新闻资讯     |      2019-07-08 06:04

  在“林家大院”栽花种草的日子

  姜雨舟的毕业照。姜雨舟供图

  跌跌撞撞四年,终于毕业。还没来得及和朋友们好好告别,就已经收拾行囊四散天涯。一切都快得不可思议,四年前第一次遇见“林家大院”——北京林业大学的新鲜感还在,但翻看四年前的照片,却觉得那是很久很久以前。

  四年的大学生活里,我常常觉得身边的同学就像夏夜里各放异彩的星子。反观自身,学设计专业的我好像在设计方面学艺不精,反倒一心痴迷多肉植物的栽培。

  说起我大学生涯的遗憾,它们比地被菊的管状花还要多:没有尽全力投入设计相关课程的学习,没有回家见爷爷最后一面,错过毕业走红毯,到江苏实习没去金鸡湖和寄畅园,立下的小目标从没“存活”超过三天……不过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管理好自己的时间。

  踏入大学校门后,来自父母和老师的约束大大减少,学习和生活上的琐事突然增加,而我却疏于对时间的管理。缺少规划的后果是时间越来越紧巴,因为拖延欠下的“债”,只能靠熬夜来还。

  有拖延症的人都知道拖延症有多难“治”,到后来我甚至把熬夜当成了一种习惯,半夜在楼道里,还在和同学开着“没有熬不了的夜,争做夜空中最亮的星”的玩笑。但这样做的代价是惨重的,我很快尝到了苦头。升入大三后,我开始被日益明显的睡眠问题所困扰。随之而来的是精神和情绪问题,我从此过上了每周都往医院跑的生活。

  森林植物群落被砍伐破坏,需要的恢复时间远比破坏时间长,修复后也很难再达到原有的稳定性。人体也是一样。但我很幸运,遇到了一直给我帮助的老师、医生和朋友,持续治疗的两年后,我的身体得以恢复。但这期间,我不得不放弃许多机会,包括社团、爱好和社交,也需要一直巩固和警惕身体的变化。

  遗憾就像云海,生活的信心是从云海中跳出来的太阳。在阴沉的生病阶段,我收获了朋友和温暖,也拨开云雾看见了自己的内心。在北京林业大学实习苗圃工作的日子,是贯穿我大学四年生活的光,四年的积累也能汇聚成一个小小的成就。

  在实习苗圃老师整整四年来对我的支持下,我得以继续我的初心、爱好和期待,伸手触碰之前感觉遥不可及的梦想。我在学校免费提供给我使用的一处实习苗圃里开始了我的多肉植物栽培计划。

  四年间我试验和改良了各类型多肉植物最适宜栽培基质,包括土壤颗粒种类、直径大小、组合比例,还进行鹿角柱属、裸萼球属十二卷属和其他多肉植物的繁殖栽培和杂交育种工作。我收集了160种仙人掌科鹿角柱属植物种质资源(本属含种和变种总共约200种);通过近缘、远缘杂交获得花色分离的成株40株,杂交实生苗约2000株;拍摄记录花形花色图2000张以上,涵盖50多个种和变种;获得十二卷属杂交实生苗约5000株,杂交种子约100个杂交组合、共计约15000粒。通过大学四年来的经验积累,我已经可以轻车熟路地进行多肉植物科普和栽培经验分享,并和朋友成功合作建造了10平米的多肉植物景观,这是我作为园林设计专业学生,设计的第一个成功落地的景观项目。

  我给植物浇水时会痴痴地看着它们,这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过两个月,我将作为一名研究生回到母校。在“林家大院”将来的日子里,必定又是全新而未知的生活,感谢特长与爱好终于交轨,专业与兴趣得以相遇。知山知水,树木树人;但行好事,莫问前程。